April 12, 2014

和朋友聊tumblr,他们说都用来看色情内容的。真的只有我在写写东西,看看美照哦。

觉得还是自己性格太野,而生活又太平淡。这样好危险。有时候好像肾上腺素在不断上升上升,但是你每天看到的都是空空的一样的房间,永远坐在cubical里打字的同事,还有两点一线的生活。

April 10, 2014
滚你妈蛋

为什么所有人都有男朋友?为什么所有人都是0?怎么不去死!

March 28, 2014
barackobaka:

I’m fucking SCREAMING

 hahahahaha

barackobaka:

I’m fucking SCREAMING

 hahahahaha

(via pleatedjeans)

March 28, 2014
theamericankid:

Found this while looking for fridges at Sears.

theamericankid:

Found this while looking for fridges at Sears.

(Source: goo.gl, via diagnonsense)

March 28, 2014
大家都要走

今年过年回家外公就已经消瘦枯槁,性格愈发乖张,家人拿他也没办法。外婆的Alzheimer把她变得疯疯癫癫像个小孩,谁都不认识了,除了外公。

半年之后外公诊断出了血癌末期,大家也没有和他说,只是好吃好喝的养着,直到他高烧昏迷,直到去世。一直没告诉外婆,大告诉她她也不记得.只是她终日叨念着外公哪里去了,大家就说出差了,然后她也就转头忘记了。

有时候外婆也会咒骂外公。这些大概是那些年轻文革岁月里的恨和苦吧。外公被囚禁的日子,外婆一个人拉扯照料三个孩子,还因此患上终生的神经衰弱。还好一切都过来了。最后记得的人只有他。

我有一个整晚心情是空空的。那些和自己有关联的人一个一个从地球上消失,剩下的只有那块在世人用来慰借自己的墓碑。

爷爷走的时候奶奶一大半年都缓不过来,有好吃的都要夹点给他供着,好事坏事也都会给他叨念两句。生前他们大概每周都会吵个一两次,偶尔还打个。爷爷走后从美国第一次回家,奶奶挽着我抽泣地说爷爷走之前的几天大概知道自己时日不多,没人的时候和奶奶说这辈子没给过她什么好日子,让她受苦了。家里床头有双给她买的新鞋,希望她要开心,要记得他。像电视剧般,却又那么真实。 奶奶说,我有时候挺恨的,他就忍心这么突然就走了,丢下我一个人。

没有工作的晚上和周末都有很多情绪,不知道是因为这个了无生气的城市,那些没有善终的小情小欲,还是害怕自己一个人,亦或是偶尔想起那些在天堂我爱和爱我的人。

Sleep, don’t weep.

March 26, 2014
旅行乱纪

今晚心情烦乱就翻着床头的闲书,看到一篇讲罗马的小品,才忽然想起来三月去了趁着出差去了柏林和巴黎。觉得不写点什么恐怕就要忘记了。

对柏林没什么印象,总觉得是德国的古城,大概会刻板和乏味。但是稀疏散落在城市里的咖啡厅,住宅式的建筑改成的创意商业区,还有整面整面的透亮的大落地玻璃窗,却让人心里又喜又暖。没有过分的旅游景点,也没有大股的人潮,有时在没有几个行人的街道走进一家饭馆或是咖啡厅是人声鼎沸。很多人都在骑自行车。如果下起小雨,就会推着去搭地铁。整个城市一切都是刚刚好。

巴黎大概就是那个牵着斗牛犬,头发烫成小波浪又抹了很亮发油的中年发福又俗媚的大姐(叔)和他的肌肉男友在交通灯处和我一起停下,边抽烟边用意大利英语问我路怎么走,还没等我说完话就翻了个白眼把红灯闯了。其他的无非是博物馆和边走边逛。游客们的自娱自乐大概是这个衰落的城市的最大幻觉。只有Henri Cartier-Bresson的展让人难忘。

晚安。期待五月的京都和六月的纽约。

August 31, 2013
一座城,没有人

对于感情的气力这件事大概用完就完了,幸运的人把刚好的气力用在了对的人身上,最终皆大欢喜。其他的人则看你是否是还要坚持和执着,或者愿意将就和成全。但是矛盾的是我们总被教导说要不断进步才能遇到更好的人,可是你又怎么解释那些在青春年少就遇到了一生知己的人呢?这些自欺欺人的傻话顶多可以用来当励志大片演起来。

你又怎会不知你想要什么呢。只是有时候自知太难或者条件太苛刻或者自己也不愿意待见自己,就只能去拿那些更容易够得到的东西。27天就能养成一种习惯,不管你喜欢或是不喜欢。

所以很多看似无下限的举动其实都是意料之中和可控之内。但是不会再有撕心裂肺或者用力过猛。一切都得体,精准,雁过无痕。

April 20, 2013
那些即将逝去的青春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喝酒已经再也不会醉再也不会high,那些带着醉意的举动也大多是不想让自己白走一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些你以为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已经慢慢分道扬镳,让你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嘴里依旧在花痴着路人,但是心里却心如止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想念和爱都可以放在心里,因为有无能为力和心酸的浪漫。这些大概都是那些青春即将要逝去的痕迹。

我每天早晨挤在堵的水泄不通的ECP上就很惊慌。到底这些漂泊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头。20岁的时候总是希望自己变老,但是现在都不敢想自己30岁后被年轻朋友骂老逼的场景。倒是那些从青春期开始就憧憬的家庭式生活始终没有发生过。

February 1, 2013
bobbycaputo:

Lake McKenzie, Australia
Photograph by Peter Harrison, Getty Images
Sugar white sand and windowpane water attract sunbathers to Lake McKenzie, one of dozens of lakes on Fraser Island in Queensland. The island is a big sandbar, more than 75 miles long, with dunes that can top 800 feet.

❤

bobbycaputo:

Lake McKenzie, Australia

Photograph by Peter Harrison, Getty Images

Sugar white sand and windowpane water attract sunbathers to Lake McKenzie, one of dozens of lakes on Fraser Island in Queensland. The island is a big sandbar, more than 75 miles long, with dunes that can top 800 feet.

December 24, 2012

MINI: NOT NORMAL. (by MINI)

Liked posts on Tumblr: More liked posts »